煞那灵魂

存档灵魂:

我知道是多么纤细——我知道是多么纤细的蛛丝把我和我的快乐维系,但凭这些纤细的蛛丝我已经给自己织成一副,坚韧的软甲,用快乐的经线和纬线,为我遮掩裸体并保护我......我就像一个惯于抬起手腕,窥看时间的人,即便没戴手表的时候。有时,当最后的水汩汩流出浴缸,在我耳中也是夜莺的歌唱......


【以色列】阿米亥


我知道是多么纤细的蛛丝把我和我的快乐维系,
但凭这些纤细的蛛丝我已经给自己织成一副
坚韧的软甲,用快乐的经线和纬线
为我遮掩裸体并保护我。

但有时我似乎觉得我的生活配不上
包裹我身体的这层皮肤,甚至配不上
我用来攥紧生活的十个手指甲。

我就像一个惯于抬起手腕
窥看时间的人,即便没戴手表的时候。
有时,当最后的水汩汩流出浴缸,
在我耳中也是夜莺的歌唱。


罗池 译


城里城外

茉言心语:




       文 古龙


  有位聪明人曾经说:结婚就像是围城,城外的人拼命想攻进去,城里的人拼命想冲出来。语出钱钟书《围城》,据闻为法国谚语。


  听过这句话的人一定不少,但真正能了解其中滋味的人一定不多。


  我曾经住在城里,现在又到了城外。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住在城里时,只觉得有时欢乐,有时痛苦,有时爱得天昏地暗,有时恨不得拼个你死我活,其实究竟是什么滋味,我自己也不太清楚。现在又到了城外,偶尔坐在高树上,看看城里的风光,倒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是什么滋味?或许也不过是一种不是滋味的滋味。


  看到倪匡夫妇,我心里总觉得有点甜甜的,又有点酸酸的。是羡慕,又不能不承认有点忌妒。


  我只能承认有些人的福气比较好,倪匡无疑是这种人。


  我相信无论任何人都绝对想不出任何一句话来形容他们夫妇间那种本来就不是任何言语所能形容得出的感情。


  假如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形容得出,我相信那个人一定就是我。


  倪大嫂姓李名果珍,1959年与倪匡结婚。他们住在海威大厦,我们曾经替她起过一个很够“威”的名字——“寸步不离”李海威。


  在武侠小说里,如果有个人真的能和人寸步不离,不管你走到哪里,只要一回头,就能够看到她;不管你怎么走,只要一回头,她还是在你身后,你肯定会说:“谁有她这么威风?”


  我们替她起这个名字,只因为他们夫妇实在是“秤不离砣”,因为我们总能看见倪大嫂跟在倪匡身旁,不管倪匡说什么,倪大嫂都脉脉地看着他,眼睛里总是充满了关怀和爱慕。


  后来我们才知道,真正离不开的,是倪匡。只要一离开倪大嫂,聪明绝顶的倪匡立刻会变得茫茫然若有所失,甚至有点儿失魂落魄。


  写小说,写杂文,写剧本,倪匡一个人就可以比得上古龙三万个;可是走到路上,如果没有倪大嫂,他就傻了!他居然会不认得路,居然会不辨东南西北,甚至不辨前后左右。


  爱迪生往往会忘记吃过饭没有,爱因斯坦常常会用同一块肥皂洗屁股和刮胡子,天才总会有些地方让人觉得笨笨的。


  倪匡这种表现是不是也有点笨笨的?


  我认为不是。这只不过是一种依赖,一种互相的依赖,一种深入骨髓、休戚相关、三亿七千九百八十六万棒子都打不散的情感,一种总是会让坐在城外高树上的人流泪的情感。高树是什么树?通常都是棵枯树,也许根还没有死,可是枝叶都已凋零。坐在树上的人,随时都可能掉下来,掉到无底的深渊中去。


  有些人随便怎么掉,最多也只不过掉进阴沟里去,有些人却一掉就会掉进无底的深渊里。


  因为他们没有根,没有可以依赖的。


  住在城里的人,远远地看见一个人高高地坐在城外的高树上,一定会觉得这个人既凉快又愉快。


  可是等到他们自己坐到这棵树上去的时候,也许他们就宁可躺在阴沟里了。


  我说这些废话,并不一定是要劝各位都搬到城里去住。“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树高千丈,落叶归根”“人生总得要有个归宿”等等,这些话,我也并不一定十分赞成。


  可是每当我看到黄昏日落,林荫树下,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手挽着手,互相依偎着,遥指着天边一只孤鸿轻轻低语时,我就忍不住希望自己能有这样一种权力——让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民国时期结婚证书上的文字,很喜欢,算不算经典

阅读文字【推荐微信:mitrip】: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Mr丶Yy:

的确,我们必须承认,一见钟情(假设存在的话)的双方一定是根据外表产生触电的,而不是内在。但如果你把这个“外表”就此理解为长相,那就颇为片面了。所谓外表,既包括长相,还更包括气质,衣着,打扮,发型,眼神,表情,行为神态等等好多方面的因素,甚至有时候长相反倒不是重要的。因此村上春树会在《遇见百分百的女孩》中那样描绘一个“不见得多漂亮,并不是很吸引人"的百分百女孩,“看到她的一瞬间,我的胸口感受到地震一般的震颤,嘴里干的像沙沙作响的沙漠。"除过天生的长相因素之外,还有更多的其实是后天因素。而像气质,神态,表情,打扮,衣着等等这些因素又几乎取决于一个人的内在,所以所谓“一见钟情”其实又是和我们的内在密切关联。

家是生活的博物馆:

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


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


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


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


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人生前期越嫌麻烦,越懒得学


后来就越可能错过让你动心的人和事


错过新风景


                           { 蔡康永-给残酷社会的善意短信}

电影 movie:

人海中
看尽寻寻觅觅
疲惫是我的心
失落是我的情

人生
总是聚散匆匆
白天淡淡相逢
夜里轻轻相拥
我的心
是寂寞是孤寂
我的爱
是迷惘无所寄

黑夜中
寻觅一些感动
不知何去何从
不知何去何从

我的情
来又去谁在意
我的梦
去又来无所倚

黑夜中
寻觅一些感动
不知何时相逢
不知何时相逢

早上五点

OrangehasIce:

早上五点,若我还未睡,或我已醒来,我必不能令自己留在家里,必定要推门出去。几千几百个这样的早上。多少年了。为什么?不知道。去哪里?无所谓。有时没东没西地走着,走了二十分钟,吃了两个包子,又回家了。但也非得这么一走,经它一经天光,跨走几条街坊,方愿回房。有时走着走着,此处彼处皆有看头,兴味盎然,小山岗也登了,新出炉的烧饼也吃了,突见一辆巴士开来,索性跳了上去,自此随波逐流,任它拉至天涯海角,就这么往往上午下午晚上都在外头,待回到家,解鞋带时顺势瞧一眼钟,竟又是,早上五点了。

佳橙橙 橙、:

能够握紧的就别放了
能够拥抱的就别拉扯
时间着急的
冲刷着
剩下了什么

原谅走过的那些曲折
原来留下的都是真的
纵然似梦啊 半醒着
笑着哭着都快活
谁让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晴时有风阴有时雨
争不过朝夕
又念着往昔
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别怪我贪心
只是不愿醒
为你只为你愿和我一起
看云淡风轻



岁月是一个让人措手不及的小偷,在你不经意间偷走了很多珍贵的东西,在我们学会珍惜之前,在我们想要珍惜之前。

还好还好,它也没那么糟糕,给我留下一个你,让我可以珍惜。

别怪我贪心,只是不愿醒,因为你只为你愿和我一起,看云淡风轻。

无所谓新欢旧爱,有所谓爱与不爱

顽石:




 


前女友前男友,是这个世界上最扯不清理还乱的一种关系。你说近,它比谁都近,你说远,它比谁都远。


以前看《前度》的时候,那句台词总是说:不是在身边的那个不是最爱的,而是最爱的,已经不在身边了。


如是此言,那么最爱的那个,是否永远都是以前的那一个?


既然那么爱,何必又分开?


既然能分开,无非说明不爱了。


电影的台词是有多么的美好,抚慰一众伤春悲秋孤家寡人的心灵。


多少痴男怨女或在眼泪中想起自己曾经的那一位,心里万般感触,把自己当成了对方的那个最爱的。


说不定,你念念不忘的前任,此刻正搂着温香软玉笑得开怀,早已经把你的音容笑貌涕泪纵横通通抛之脑后。


分了手的恋人从来都做不了朋友,大不了不过多年之后相逢一笑泯恩仇。


他告诉你,不过是想让你明白,他曾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给你补上你不在的那段岁月。


这年头还有一类傻瓜,就是执着于过去的恋情中走不出来的人。


眼看着曾经的恋人有了现在的幸福生活,你在旁边冷笑,感慨,苦恼,比较。


如果你是前任,如果你曾经的爱人现在有了新的恋人,就不要再去打搅了,因为没有必要折磨你自己,还生生在别人心里留下一个傻逼的标签。


如果你是现任,你要对恋人的前任善良,不要想着诋毁别人不要想着比较,前任好比一个死掉的人,你拖出来再挫骨扬灰,是想让他看着尸体于心不忍?折了自己的气度,又何必呢。


说到底,不会走的人赶也赶不走,会走的人你拦也拦不住。


谁曾在你身边又能有多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你在谁的身边。


你要去相信,那个穿越山水来到你身边的人,你们能否一路白首。


看的是他愿不愿意为你披荆斩棘,而不是看他曾受过多少的风霜。